网易彩票

                                                              来源:网易彩票
                                                              发稿时间:2020-08-04 17:29:42

                                                              环球时报:不少人担心中美在未来几个月发生武装冲突的可能性。您觉得这种可能性有多大?

                                                              它们不会认同对中国的这种头脑简单、片面的妖魔化。这些国家仍想保持与中国的良好关系,但也想推动中国做出一些改变,比如在某些领域承担更大责任。它们希望用一种更协调、更平衡的方法做到这一点,但美国没有让人看到这样的希望,美国提供的是一种单边、好战的手段。德国、法国、日本甚至英国,不会同意用这样“过度”的方式与中国打交道。

                                                              史文:我认为有几个原因,一部分是政治性的,还有一部分是(特朗普政府)试图制造一种观点:中国是可怕的,是美国的致命威胁。

                                                              我认为大多数中国人都会把蓬佩奥对中共的攻击视为对中国的攻击。那些“中国人民都渴望摆脱中共”的简单化言论只能显示出他对中国是多么缺乏了解。他不了解中国的复杂性和中国内部众多的不同声音,中国社会确实有对政府的不满,但也有对美国的不满和反对,他们认为美国在很多方面是一个傲慢的恶霸。

                                                              当然,我们对中国的反制措施不意外,我只是想说,希望事件不要继续这样发展下去。正如我前面所说,中国要避免去咬美国的“鱼钩”。因为某种程度上,美国政府内部一些人恰恰希望升级美中对抗,以证明他们更大的政治和战略目标的正当性。

                                                              史文:我不认为华盛顿存在这样歇斯底里的共识,尽管有人赞同特朗普的政策,但这不代表美国政治体系中的所有部门对此达成了广泛、统一的共识。

                                                              环球时报:蓬佩奥7月23日在尼克松图书馆的演讲被很多人视为“新冷战的开端”,您怎么看?

                                                              史文:从现在到11月大选这段时间,美中紧张关系可能将继续出现一系列升级,而且很可能会是美国促成的。我认为特朗普政府正不顾一切地提高自己连任的可能,因此很可能故意挑衅,引发冲突,以便把美国公众团结在他这个已经四面楚歌的总统周围,转移人们对其政府已根本不具备治理美国能力的注意力,让人们忽略他对疫情、种族、经济等各种国内问题的糟糕处理。

                                                              史文:如果特朗普连任,美国将继续衰落,成为一个对内拒绝改革,对外将自身狭隘利益置于他国利益之上,对内对外都挑起对抗和两极分化的国家。他的政府几乎肯定会继续尝试切断与中国的关系,尤其是经济和人员往来,这将导致美国的孤立与贫困化,而不会改变中国的行为。我希望在美中发生严重对抗或冲突之前的关键节点,能有现实因素打断这一进程。这可能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北京。如果北京放弃长期以来“和平与发展是当今世界的两大主题”的判断,那么严重对抗的可能性将大幅上升。

                                                              出现一场危机是可能的,它可能发生在南海、东海或是台海。这将是双方都严重误判彼此的结果。总的来说,我并非预言战争,我只是认为军事冲突的风险在上升,管理危机的难度在增大,我们需要对此非常谨慎,因为没有人希望看到美中发生真正的政治军事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