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博注册

                                                      来源:亿博注册
                                                      发稿时间:2020-08-13 18:16:48

                                                      我在清华讲演的时候,讲了一个个人的观察和经历。当时我给出两个数据,没想到在互联网上引起了不小的争议。

                                                      金融危机以后,如果再考虑这一次的新冠疫情,我观察到的情况正好相反。西方高收入国家正面临非常严重的困境,西方发达国家面临的社会危机要远比世界银行所谓的中等收入国家严重。所以我提出了一个相反猜测,叫“高收入的困境”。

                                                      IMF、世界银行及CIA统计的各国GDP(PPP)(图/维基百科)

                                                      但是另外一方面,中国和印度都强调自己是发展中国家,对美国构不成威胁,理由就是人均 GDP。中国的人口是美国的4倍多,一除人口,那美国的人均GDP就差不多是中国的4倍。所以中国很多人对中国道路没有信心,崇拜美国,有很大的依据就是人均GDP,甚至讲人均可支配收入。

                                                      世界银行曾经出过一份报告,叫《2030年的中国》。这份报告当时是由世界银行和中国国务院发展中心合作,其中当然也包括了国务院底下诸多部门的业务官员,所以报告一出来,对中国经济决策产生了相当重大的影响。

                                                      回到那两个引发争议的数据。

                                                      但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这些标准实际上是什么?

                                                      报告里面就提出一个理论,叫“中等收入陷阱”。这个提法固然有计量经济学的数据支撑——拿世界上200多个国家做线性回归,把人均GDP或者人均国民收入和其他指标对比,就出来一个看似从低收入向高收入发展的趋势,于是就把这个当成普世规律。而其实,它是没有坚实理论依据的。

                                                      赵立坚指出,关于抗疫问题,我们已经多次以时间线的方式介绍中方抗疫举措和成效,事实非常清楚。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中方本着公开、透明、负责任的态度,认真履行《国际卫生条例》规定的职责和义务,采取了最全面、最严格、最彻底的防控举措,全力遏制疫情扩散蔓延,积极开展国际抗疫合作。中国政府坚持人民至上、生命至上,交出的抗疫答卷经得起时间和历史的检验。中国为全球抗疫付出的巨大牺牲和作出的重大贡献有目共睹。

                                                      当然,不论哪种可能,也都是我的责任。既然又提起,今天我就来聊聊清华演讲时候来不及和大家解释的问题,跟大家讨论一下经济学的测量引发的争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