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28

                                                    来源:加拿大28
                                                    发稿时间:2020-08-07 19:06:59

                                                    事实上,仅仅是因为TFT-LCD工业的技术进步速度,就没有任何国家和地区可以依靠“转让生产线”式的“产业转移”来发展这个工业。因此,虽然全球化的条件使技术知识和信息高度流动,但利用这些知识和信息而实现发展仍然只能依靠通过学习而获得的自主能力。

                                                    竞争性企业对于技术进步的重要性同时说明它们也是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的主要力量。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实质是转变经济活动的性质——从低附加值的经济活动转向高附加值的经济活动,不仅包括发展高新技术产业,还包括推动传统产业的技术爬升和创新。因此,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要求中国工业和经济体系发展出从事更高附加值活动的能力,而要达到这个目标,只能通过整个中国工业体系和经济系统的学习和创新,只能靠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走上自主创新的道路。

                                                    政策思维转变和机构重建是政府为积累知识而进行学习的前提条件。政府的学习也是组织性的学习,需要与工业的实践互动,需要系统地积累知识和经验,需要试错。产业政策的有效性必须建立在工业特定甚至企业特定的知识基础之上,不仅因为每个工业都有自己的技术轨道和竞争,还因为技术和工业竞争条件永远处于变化之中。产业政策的微观特性对政府知识和能力的要求是更高更多,而不是更低更少,所以政府能力的增长与竞争性企业的成长都是中国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所不可缺少的要素。

                                                    第四,以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为重点的中国经济发展要求政府能力的成长。

                                                    因此,以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为总目标的产业政策,应该以鼓励、鞭策、支持和保护中国企业的技术学习和创新为核心内容。政府应该做得更多的是围绕这个核心内容发展政策手段和改革管理体制,而不是热衷于上新项目,更不能把新一轮引进当作调整产业结构和产业升级的主要手段。只有这样做,政策的重点才能从重新分配现有资源/能力转向促进新的产业活动和经济成分的增长上,才能有效地促进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

                                                    以此为教训,中国对于TFT-LCD工业发展的政策原则应该是支持自主建线的道路。正如京东方的案例所表明的,在自主能力基础上的扩张尽管存在风险,但中国企业凭借这个基础不仅有可能跟上该工业的技术进步速度,还可以进一步参与未来技术变化的过程。相反,引进生产线的道路已经被过去诸多工业的实践所证明是无助于技术学习的,使中国工业仍然无力应对将来的技术变化。就经济转型的需要而言,引进生产线的方式不会使中国工业的经济活动性质发生变化,而一旦中国的企业普遍走上自主开发的道路,中国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的发动机就会开动。

                                                    第二,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的直接动力是中国竞争性企业的成长,所以支持这种成长应该是产业政策的核心。

                                                    中国TFT-LCD工业为中国如何才能实现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的讨论提供了一个生动的、正在发展中的案例。在本报告结束时,我们从中国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的角度,概括出中国TFT-LCD工业发展历程对于思考技术政策和产业政策的四点教训。

                                                    对于发展TFT-LCD工业乃至其他高技术产业来说,政府的作用之所以重要,还因为现有的政策体系和体制并不适应以中国竞争性企业成长为主要动力的产业升级的需要。只有政府自己采取目标明确的行动,才可能改变旧的并创造出新的政策体系和管理体制。

                                                    最早开发液晶显示技术的美国企业没有能够实现产业化;虽然日本企业进入这个技术领域是从购买美国企业的技术许可证开始,但其却是依靠自主的开发和创新才使新技术产业化的;虽然韩国企业毫无疑问地“学习”了日本企业的技术,但两国之间没有“产业转移”——韩国企业是以自主能力成长和进取性投资战略把液晶工业推进到电视时代的;中国台湾的企业进入这个工业领域的重要条件是日本企业同意“转让技术”,但台湾企业能够利用这个机会而使液晶工业崛起的必要条件,还包括它们在此前所做的准备(包括半导体工业的能力基础和工业技术研究院的研发活动),特别是在进入该工业领域后所采取的进取性投资战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