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体彩网

                                                              来源:吉林体彩网
                                                              发稿时间:2020-08-08 10:07:10

                                                              除大选之外,还有两个潜在因素推升了美中间紧张局势,一个是经济因素,另一个是军事因素。中国取得的经济奇迹使数亿人摆脱了贫困,直到最近,西方企业还乐于充分利用中国劳动力资源、相对宽松的营商环境及不断增长的消费市场。西方领导人也欢迎中国加入他们的“强国俱乐部”。

                                                              Tiktok在短期内陷入眼下的尴尬局面,不去讨论回应策略的话,上述三种力量形成的打压TikTok共识,是至关重要的原因。当然,第一种政治力量希望通过打压的过程得分,至于是否真的彻底消除,或者说打到什么程度,以得分而定;第二种资本力量,作为“强买”的主体,显然希望通过打压来“压价”,尽可能降低成本,提高收益;第三种力量,关注的是“没有TikTok很重要”,目的是接盘TikTok退出之后的市场份额,在物理层面消灭tiktok是第三家的核心诉求。

                                                              这种认知当然是主观的,对美国来说,认定TikTok是否为一家中国企业,从来不是根据技术性标准,而是简单粗暴的根据创始人国籍、公司发展历程,母公司与子公司之间的渊源等要素,坚持TikTok是一家中国公司的判定。在此基础上,遵循“中国=威胁”的认知框架,将TikTok判定为威胁,原因就是,他们非常清楚地认定,只要TikTok的创始人是中国人,母公司在中国,TikTok就“有可能”处于中国政府法律的管辖之下,那就是一种“威胁”。

                                                              海外网8月7日电 美国粉色代码联合创始人美狄亚·本杰明与美国政治学者、作家尼古拉斯·戴维斯3日在美国非营利性新闻中心“共同梦想”(Common Dreams)上发表联合署名文章《美国对华冷战政策将孤立美国,不是中国》,呼吁美国停止与中国对峙,与世界所有国家展开合作。文章认为,美国将中国视为敌人只会损害自身的国际声誉,损害所有国家的经济利益,最终被国际社会孤立的只会是美国自己,而不是中国。

                                                              说到这里,一如之前录制多期视频时的个人心情一样,笔者真心希望事实发展,能证明整体的理论和预判是错误的,对全球主义理想化的认知能够带来美好的结果。但是,当事实其实回归到冷峻的现实主义层面时,希望人们能够勇敢地面对现实,继而在未来避免重复某些原本完全可以避免的失策,最终在现实、而非主观想象中建设一个更加美好的世界。法新社记者:据《纽约时报》报道,美国情报机构正在调查沙特是否在使用中国技术进行可能的核武器研发。中方能否介绍中沙核能合作的情况?对美方有关机构的调查有何回应?

                                                              塔斯社记者:关于特朗普总统签署行政令禁止与TikTok和微信母公司有关的交易,中方是否会考虑对美在华企业采取反制措施?字节跳动、TikTok、微信、腾讯是否曾向中国政府寻求帮助?

                                                              很显然,在无法掌握全部信息的前提下,任何讨论都可能是建立在特定前提下的假设;同样的,通过这样的讨论,真正的意义在于有效地逼近事实,再通过有效的讨论,进一步促成讨论者的认知,更逼近真相或事实。

                                                              如果,最终交易结果是TikTok变成了一张“皮”:资本/股权结构中,微软及其引入的美国资本,100%全面接管;治理结构中,TikTok与字节跳动母公司切断所有联系,不再有任何隶属关系;有中国属性的投资者,只能从微软或者其他资本的结构中,获取TikTok后续的收益,但在TikTok的运营发展中没有任何的权限,这样的“TikTok”能够被定义为存活下来么?

                                                              我在TikTok事件刚发生时录制的视频里,提出过一个假设,即在美方施压下加入收购的资本,会持续放出更多要求,从而让“止损”成为一种不可能的选项,也就是指通过有限地放弃部分业务,比如放弃美国业务或者放弃美国及其核心盟友的业务,来保留其他的全球业务,不可能实现。

                                                              基于这一认识,以及某种直觉中的历史类比,当TikTok遭遇“强买”后,苏洵《六国论》中的“以地事秦,犹如抱薪救火”,就成了最直观的联想。当然,有人要细分,从技术层面说,秦当时是扫灭六国的扩张,而今天美国作为唯一的超级大国,无需扩张,追求的是通过CIFUS(注: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的“黑箱审判”机制,消除对霸权可能构成任何潜在威胁的外在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