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乐彩票

                                                            来源:合乐彩票
                                                            发稿时间:2020-08-08 23:26:29

                                                            特首办主任陈国基强调,美国的所谓制裁,正好让香港市民,特别是那些对美国仍存幻想的人,看清楚美国政府的无理和蛮横。他坦言:“我和我的家人毫不畏惧。我非常荣幸有机会在这个岗位服务,我定竭尽所能,一切以国家和香港的利益为依归。”

                                                            [6]【美】威廉·布鲁姆著,徐秀军,王利铭译,《民主:美国最致命的输出》-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6-01

                                                            为什么不顾一切非要和中国拼命?因为只有中国可以成为美国推卸责任、变更焦点、转嫁危机、摆脱困境这几个最急迫需要的那个人类敌人,而除了马上找一个人类敌人将美国惯用的手段再重新动用起来,美国根本不知道还能干什么。

                                                            对于美国公众的思维单一、信息闭塞、批判缺失等特性,美国政客和媒体这个精英联盟其实也心知肚明,因为这种浑浑噩噩的状态既是他们通过复杂精细的舆论操纵工程制造出来的,也是他们希望一直保持下去的。离开了这种状态,政客们很多事情就干不成了。

                                                            2006年,小布什总统在一次演讲中对公众说: 我们是一个拥有深切同情心的国家。我们有顾虑。美国最伟大的事情之一,我们国家的美德之一是,当我们看到一个年轻的、无辜的孩子被简易爆炸装置(IED)炸到时,我们会哭泣。我们不关心孩子的宗教信仰是什么,不关心孩子在哪里居住,我们都会哭泣。它搅得我们心烦意乱。敌人知道,他们想要扼杀和动摇我们的信心。[6]

                                                            特首办主任:让市民看清楚美国政府的无理和蛮横

                                                            [4]https://www.theatlantic.com/magazine/archive/2020/09/coronavirus-american-failure/614191/

                                                            因此,对于制造了这一罪恶的美国人来说,感恩节的说法也必须有所改变,就像此前西班牙和葡萄牙人为自己对原住民的屠杀和奴役寻找正当理由时的做法一样。

                                                            根据尼尔·弗格森的数据,在现代美国的版图内,1500年时有200万名原住民,到了1700年只剩下75万,到1820年只有32万多了。[9]

                                                            [11]【美】爱德华·萨义德著,李昆译,《文化与帝国主义》-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3-10